王大眼我男票

深圳毛戈平形象设计:

勇敢的承认吧,你连基本的化妆顺序都没有弄对~

虽然很多人都没少买护肤品、化妆品

但对于「护肤顺序」「化妆顺序」

大家未必都了解

不然怎么会天天有那么多人在后台问

精华在哪一步用?

先用防晒还是先隔离?

眼影、眼线、睫毛膏要按什么顺序来?

……

不仅仅是化妆新手,

相信有很多美少女的护肤和化妆顺序都是错的....

那么我们今天就一起来看看正确的护肤和化妆顺序吧~


护肤篇


1.清洁面部→选择适合自己肤质的洁面产品 ,当然还需要选择合适的去角质产品定期去角质


2.肌底液→让皮肤更好地吸收护肤品


3.爽肤水→保湿型:补水;清爽型:控油调节水油平衡


4.眼部精华→滋养眼部 更好的吸收眼霜


5.面部精华→滋养面部更好的吸收护肤品

选择适合自己年龄的精华,滴至掌心轻轻按压于面部直至充分吸收!


6.眼霜→18岁以后就要开始使用了,不要以为眼霜离你还很遥远哦~


7.乳液→保湿或让肌肤达到水油平衡

这里有些美少女会问“如果买的是先乳后水的护肤品怎么办”。很简单,根据某个品牌某个套系的护肤顺序来就可以~


8.面霜→面霜可是至关重要的一步,能够有效锁水保湿,修复肌肤,一觉醒来都能感觉到润润的~然而....很多女生怕麻烦都会省略这一步,细纹干纹就会比较容易找上你


9.防晒→防晒是护肤的最后一步,它可以帮助皮肤抵御紫外线的伤害,属于护肤的范畴~记住,一年四季都要使用防晒产品哦,酱紫就没那么容易变黑变老~


化妆篇


01


-- 隔离霜/妆前乳 --


这是化妆的第一步,隔离彩妆、脏空气,隐形毛孔、平滑肌肤、修正肤色。两者二选一即可。

02
-- 粉底液 /BB霜 /气垫 --

根据你想要打造的妆效选择底妆产品,注意控制用量。偏油肌肤要选择控油持久型底妆产品,偏干肌肤要选择滋润保湿型底妆产品。

03


-- 遮瑕 --


遮瑕膏 or 遮瑕液 or 遮瑕笔 or 遮瑕棒,根据自己想要遮的地方选择遮瑕质地不同的产品,遮盖痘印黑眼圈色斑等。

04


-- 修容 --


阴影膏,在颧骨、下颌骨、鼻梁两侧进行修饰;高光膏,在鼻梁、额头中间位置以及下颌进行修饰,阴影+高光,使脸型更立体精致。



如果你用的是粉状修容,那么修容这一步应该在定妆之后!


05


-- 定妆 --


散粉 or 蜜粉 or 粉饼,让妆容持久不易脱妆控油。

06


-- 画眉 --


根据脸型和发色来画,选择与发色相接近的眉笔或眉粉的颜色,用眉笔勾勒眉型轮廓后用眉粉填充,如果想要眉毛和发色更协调,最后再刷染眉膏。

07


-- 眼影 --


眼妆的第一步当然就是眼影了,选择一盘适合自己的眼影,然后开始晕染,如果眼部油脂分泌旺盛可在涂眼影前做好眼部打底。

08


-- 眼线 --


眼线笔or眼线液or眼线膏,根据个人喜好自行选择。

09


-- 睫毛膏 --


先用睫毛夹将睫毛夹翘,而后呈Z字型向上挑着刷,让睫毛更卷翘纤长。根据妆效可以选择适合的佳假睫毛。

10


-- 唇妆 --


先用滋润的润唇膏打底,再涂抹适合自己妆容的口红颜色。

11


-- 腮红 --


根据自己的妆容选择适合自己的颜色~

虽然说~

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

但是我们更想说,

聪明女人才会更美!

掌握对的方式和方法,

才是走上变美之路的正确姿势啊!


【喻黄】《清嘉》by 海月虚空 推文

咯吱吱吱:

文名: 清嘉

作者:海月虚空

 @喻黄荐文小站 

 

 

有一篇文我暗搓搓的追了很久,偶尔才点几颗心,一直很怕作者跑了(……)但是作者姑娘坚持不懈的毅力让人敬佩,没错这就是《清嘉》,作者@海月虚空 

我觉得推文组有句话说的很对,在这么多的tag中也许总会有一两篇被淹没。我要推的这篇并不仅仅是被淹没,而是被掩埋了。从七月开始一直每天坚持不懈地在11点半刷出来的《清嘉》,我想大家一定不会陌生。不知道是不是口味问题,《清嘉》的题目可能并不引人入胜,情节也不惊心动魄,但是(老实说)其实这个暑假,有清嘉陪伴我入眠,我基本已经习惯了。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竟然基本没有断更,哪怕是开学了也坚持每天半夜一篇喻黄,雷打不动风雨无阻,至今已经牢牢挂在了喻黄活跃作者榜单的前列(我已经被踢下去了……so sad)傻白甜小短篇不少,能入眼的傻白甜小短篇更不少,但既写得颇能入眼又能把小短篇积少成多地写成大长篇的,非《清嘉》莫属了。

这是一篇典型的喻黄竹马竹马日常清水文。从喻队和黄少训练营相识开始写起,在蓝雨训练营,和魏琛方士镜郑轩以及全职高手的人们的故事。但是整篇文章的着重点在于描写喻文州和黄少天每一天平平淡淡却沁人心脾的互动。一定要让我想一个亮点,老实说我也想不出(……)这篇文好像就是由无数日常构成的。举个例子,我们早上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这篇文同样写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早上起床,干嘛干嘛干嘛……因而让人感觉格外平凡贴近生活,唯一不同的就是它所描写的是职业选手在训练营一步一步走来的日常,由于它接地气的描写,非常能让人感同身受,这也是《清嘉》的魅力所在,透过海月虚空大人娓娓道来的叙述,我仿佛能看到那两个活生生的人,不再是小说里时髦的不用吃喝拉撒的蓝雨队长和王牌,而是竖着站在我面前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海月虚空大人对于细节的描写和刻画让人动容,她能把普通的情节写得引人入胜栩栩如生。很多喻黄文为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太过平板、标签化,黄少天的话唠喻文州的手残仿佛都成了一个僵硬的模板,套进莫名其妙的人物身上,这两个人物就变成喻黄了,这是不对的;海月虚空大人笔下的喻黄打破了这个套路,她对于细节的掌控使这两个人变得立体。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写作文还是写小说最重要的就是对于细节的描写,这篇文的亮点无疑就在于“细节”。温馨平淡的日常,如果描写平铺直叙硬硬邦邦,很可能让人读之味同嚼蜡索然无味,然而这篇文的文笔虽然平铺直叙朴实无华,但是对于训练营的描写,无论是pk(作者对于pk的描写绝对是下了苦工的,就连游戏废的我也感受到了不明觉厉(……)、选拔、淘汰、吃饭(划掉)、逛街、见家长、打比赛、研究战术、讨论人生(划掉)……………………看似流水账,然而只要细心阅读,期间对于人物的刻画,拼凑起来绝对能让你感受到作者的良苦用心。拼命练习手速以求追赶上黄少天的步伐的喻文州,心地善良又充满干劲阳光一样的黄少天,属于蓝雨的无限光明的未来,十二年由术士和剑客共同缔写的传奇。回头翻了一遍发现一路走来的道路都是由无数平淡温馨感人的日常和小细节组成,期间煽情得恰到好处,不会刻意的戳读者的虐点,细水长流之下感受到的是淡淡地感动和燃,对于未来的期待、属于少年的友情、一起努力一起进步一起成长一步一步向着梦想前进。虽然这样说不太礼貌,但是不免让我想起了当初看《慢慢相爱》时候的感动。当时是一口气补完的可能没有看着他们一点点走过来的等待的感觉,但是追《清嘉》让我切身的、认真的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成长,从训练营的少年一直到肩上扛着重担、值得依靠的蓝雨队长和副队长,再次回头望去只觉得百感交集。这是货真价实的属于成长和梦想的故事,映照出的是喻黄二人情比金坚的——友情……

对,友情……

由于太过慢热,主角二人到现在还处于友情……虽然说已经不能简单的以友情来定位他们了吧,要现在就说爱情也太远了。但是海月虚空大人有这么一种本事,明明全篇没有一句“我爱你”,偏偏只想让人揪着他们的领子大喊你们快去结婚好吗——并不像有些喻黄文一样刻意的腻歪秀恩爱叫人有些神烦,这种手法反其道而行之,反而让我感动于他们如流水般平朴但温馨的……友情……(艰难地打出了这两个字,这友情简直挂羊头卖狗肉,你们不会跳过告白直接就结婚了吧?!虽然我觉得目前的状态我很满意。没肉也很满意……(昧着良心说)不知道海月虚空大人是不是太擅长写日常清水,连H也那么小清新让人很苦恼啊,好吧我比较喜欢黄爆汁水四溢那一口对不起(土下座)平心而论这篇文许多姑娘吃不下也是有原因的,太过平淡,没错太过平淡,可能看到一半就睡着了忘记点热度(我就是……)甚至很多都是没看到结尾就……(不要说出来)

虽然我就觉得两个人普普通通单纯在一起也很不错,但是如果大人加入更多的矛盾和冲突(从文中部分情节能看出,大人并非不会写狗血,只是偏爱流水而已)适当的情节起伏承转,可能可以为大人带来更多的人气和读者哦。

套用新更一句话,未来还有更远更长,所以一直在一起,与他来说也不过只是每一天。等着《清嘉》的每一天,看着喻黄一路走过的每一天,仿佛只要有这些陪伴生命就足够完满,不需要惊心动魄不需要狗血四溅,普普通通的两个人普普通通的梦想普普通通的生活,这就是《清嘉》所带来的喻黄。期待看到蓝雨十二年的辉煌和喻黄亲手戴上的二连冠,本来等到完结再献上的长评暂且先发了,希望海月虚空大人感受到我对您的支持,谢谢您日复一日的更新和对喻黄不间断的爱!能一起爱上喻黄真是太好了!^ ^

【喻黄】自给自足丧心病狂

南楼一味凉:

*玩了两天幻想战姬结果回到学校才码完,原本万字大肉的计划破灭成了6000+炖肉到底攒不攒人品啊酋长我不想继续在非洲打猎了qwqwqwq

*假期买的国家队队服今天终于发货了开心得飞起

*节操君和下限君回老家结婚了,科学君已经哭晕在厕所

*diy+咬+脐橙丧心病狂大锅肉,大概不好吃x3,查水表的话我不在家(笑)

*(╯‵□′)╯︵┻━┻手机发还要转网页简直累成狗!

点我

点不开就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tingshuozheshiblg&tid=3031351#Content
 试试吧,再不行就用我以前文的连接进我的不老歌

求投喂!

【凯源】 放开我

点点掉奶坑-:

接上篇。终于要洞房花烛啦。
R15!R18!简单粗暴!简单粗暴!简单粗暴!!重要的事要讲三遍!! !
不喜勿进哈。个人YY。与真人无关啊!先来一段。容我慢慢来啊。



王源的两瓣嘴唇一夹住王俊凯的手指,似乎是猛的惊醒一样,一下就松开嘴,眼睛慌乱的撇开。

王俊凯感觉到大拇指上的温暖,脑子里一时哄乱,旁的什么也注意不到了,只低头瞧着王源的嘴唇。只见那看起来稍薄,笑起来很甜,摸起来却肉嘟嘟的嘴唇颤了一下,立马就张开了嘴,生怕再碰到自己的手指似的。

但是王源这一张嘴,舌头就若隐若现的暴露了出来,王俊凯看着对方的舌头在微微张开的嘴里轻不可见的颤抖着,眼睛更是挪不开。王俊凯的拇指稍稍用了下力,按住王源的下唇,感受着对方嘴唇的温度,随即将手指探了进去。王源“啊”的一声,抬眼去看王俊凯,满眼都是诧异和惊慌。

而此时王俊凯眼里的情绪,王源也懵懵懂了,他好歹也是二十岁的人了。那是情欲……
就单单被他看着 ,就觉着后脊梁窜起一股酥麻来,一直冲上头顶去,仿佛所有的知觉都集中在舌尖儿上,王俊凯的手指探进来,轻轻拨弄着他的舌尖儿,刮蹭着,按揉着,让王源禁不住加速了心跳。王俊凯能感觉到那人的灼热温度,嘴里的温度很高,那人越来越粗重的气息,带着愈来愈高的湿气,就喷在他的手上,王俊凯兴奋极了,心里想着,爱着的人就在眼前,他的呼吸也一点一点变得粗重起来。王源的舌头一直缩着,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被动的被对方揉弄着,胸膛的起伏也变得急促起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俊凯的眼神里,从欲望变得复杂,似乎掩藏了些其他的东西。

被药物侵蚀的身体,那躁动越来越难已压下。那眼神让王源也不知为何突然心里一松,轻轻的合上了嘴唇,舌尖儿也并不再往后缩,向前顶住王俊凯的手指,将手指含了起来。被温热湿润的舌头和唇瓣儿包围,王俊凯整个人颤了一下,呼吸也一下顿住了,下一刻王源却觉得含在嘴里的手指猛的动了起来,撩动着自己的舌头。“唔……”王源不得已张了嘴,因为要吞咽,下意识的一下一下卷起舌头来,王俊凯只觉得王源的舌头像一条小蛇一样,一下一下抱住自己的手指,这种触觉让他胸口有些发紧,嗓子里也艰涩起来。

王俊凯猛的将手指抽出来,低下头有些发狠的含住王源的嘴唇。王源哪里受过这个,起初是睁大了眼睛,感受到那人的舌头席卷进来,只是单单的吻,王源已经后背发麻,酸软的麻劲儿让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同时更渴望再进一步,王俊凯一面亲吻着他, 一面一下子抽掉了腰带,衣裳乱七八糟的散下来,拉下他的裤子。


下身一凉, 王源拿眼去瞪他,却没有什么威严,勾起的吊梢眼尾发红,氤氲着一片湿气,只能服软儿道:“别……放,放开我……”

“好~不放开你”说着, 王俊凯继续亲吻着他,手捏住王源的腰身,隔着衣服在王源的腰线上划动揉捏。

王源对于王俊凯的故意会错意,有苦说不出啊。在他的亲吻下,自己不由自主的弹起腰来。王俊凯感觉到王源的反应,继续在他的腰线上留恋,王源不得不说这男人的手劲儿很舒服,还没让王源来得及再想,王俊凯的手却从腰线一路滑到了他的胸口。

“啊——啊你!你!!快放开我!!”王源猛的提了一口气,嗓子眼儿快速的滚动起来,隐隐刺痛又酸麻的快感,让王源挺着腰,仰起头来,睁大了眼睛直失神,他也不知嘴里到底喊了什么。

王俊凯的手滑到了王源的胸口,食指和大拇指捻起来,竟然夹住了王源胸前的凸起揉捻。王源根本没有防备,即使隔着衣裳,但薄薄的衣料子只能加剧这种摩擦的快感,根本不能让王源的羞耻感减弱一丝一毫。

王源被自己的声音吓一跳, 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王俊凯并没有放开手,仍旧夹着他的凸起,时轻时重的揉捻。

王俊凯听着王源隐忍的呻吟声儿,只觉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王源感觉到王俊凯松开手,终于吐出一口气来,方才一直挺着腰,这会子终于将身子放松下来,瘫在床上,只是王源没想到,王俊凯居然低下头去,张嘴轻轻咬在了被他捻的挺立起来的凸起上。

[周翔]以後可以不要再有奶油了嗎

梓玥:

給孫翔的生日賀!


本來要給小周生日賀的可是來不及所以一起發(欸


奶油PLAY跟浴室PLAY~


覺得自己上高三以來都在燉肉我怎麼了(掩面


然後謝謝 @蕈子 的腦洞


- - - - - - - - - -


OOC有


狠狠的做了有(?


- - - - - - - - - - 


最近輪迴眾人都對孫翔反應很冷淡,這讓孫翔很是疑惑,連最近孫翔的生日要到了也不見大家有準備幫他慶生的熱絡。


  就連他生日的當天大家就像平常一樣,他在想應該是大家忘了吧,於是他打算去『暗示』一下大家。


  「副隊今天是我生日喔!」孫翔開心的說著。


  「這樣啊。」江波濤平淡的回答,讓孫翔很懷疑他根本沒聽到他說什麼於是他更大聲的說了一次,對方的回答一樣冷淡,於是孫翔不打算多說了。


  其實這是輪迴眾人討論出來的策略,先裝做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之後再給他驚嚇……不,是驚喜,然後把他看到驚喜的表情拍下來,上傳到微博讓紛絲們一起慶祝。


  就在晚飯前孫翔被叫去跑腿,雖然不情願,但是他還是去了,當他回來的時候他一個人也沒看不到,讓他很是疑惑。


  「奇怪,不是叫我去跑腿嗎?人呢?大家都到哪裡去了?」孫翔搔著頭東張西望的看著。


    突然一個聲響,孫翔的手機響了,是一封不具名短信傳進他的手機了,他打開查看。


  〝想知道大家在哪嗎?到宿舍看看。〞


  於是孫翔走到宿舍準備看看到底發現了甚麼事,


  「東西準備好了嗎?」「OK了,副隊。」「按計畫走,遇到突發隨機應變。」「知道了!」一夥人竊竊私語著。


  〝看你的身後。〞一則短信又傳來了,孫翔看著簡訊摸不著頭緒,只好照做了,他看到兩個人戴著面具,兩人手上都拿著不知道什麼的桶裝物,其中一個人把桶裡的東西潑出來,孫翔一個身手矯健順利躲過了,他定睛一看是有些許碎冰的冰塊水,雖然不是什麼會傷人的東西,但是這種天氣被潑到身體肯定不好受。


  他又看了另一個人,另一個人拿著水桶衝向了他,孫翔像是腳底抹油一樣拔腿狂奔。


  「我去,現在什麼情況啊!被我知道是誰幹的我一定饒不過他!」孫翔邊跑邊咒罵著。


  突然前方飛來一盤白色的物體讓孫翔閃避不及,那盤東西就這麼正中紅心砸到他的臉上,他連忙想把臉上弄乾淨,卻是越弄越糟糕。


  突然接連幾聲砲響,接著一群人衝了出來大喊『孫翔生日快樂!』,孫翔才是恍然大悟。


  「拜託你們下次慶生正常一點好嗎?」孫翔雖然口氣聽來不爽心裡卻是很開心。


   「沒想到隊長砸奶油的準度這麼準。」吳啟感嘆著。


   「隊長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偷偷練過?」杜明好奇的問了問。


   「嗯……。」


   「還真的練過……。」輪迴眾無語了。


   「小孫這條毛巾給你擦臉。」江波濤遞給孫翔一條乾淨的熱毛巾讓孫翔擦臉。


   「副隊謝了!」孫翔接過毛巾將臉上的奶油擦了乾淨。


   「好了快來吹蠟燭切蛋糕吧,大家都在等你呢!」一群人齊聲催促著。


   「知道了啦!」孫翔回答著。


   慶生就在歡笑聲中落幕了,各自都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盥洗、就寢。


   就在孫翔盥洗完之後房門響了,他拿著毛巾邊擦乾自己剛洗完的頭髮邊走去開門。


  「周澤楷是你啊,這麼晚了有事嗎?」孫翔問著。


  「進去,可以嗎?」周澤楷問了。


  「你等等。」孫翔探出頭左顧右盼。


  「你進來吧。」確認沒人在附近後他把周澤楷請了進來。


  其實他們已經交往了一段時間了,只是這件事隊裡沒有其他人知道……吧……。


 「剛剛對不起……。」周澤楷一臉隊不住地說著。


 「拜託你們下次可以不要用奶油嗎,怪難清理的。」孫翔抱怨道。


 「好。」


 「你來只有要說這些?」孫翔疑惑的看了對方。


  周澤楷搖搖頭。


「你還要幹嘛?」


 「禮物。」說著說著周澤楷從身後拿出一個盒子。


  「喔,謝啦!這……你自己做的?」孫翔接過打開盒子,看了看是平常外面買不到的蛋糕樣式,上面還放了一塊寫有生日快樂的巧克力,他一手拎起了那塊巧克力把他吃了。


  「嗯。」


  「還杵在門邊幹嘛?進來一起吃啊!」孫翔隨手拉了一把椅子讓周澤楷坐下,把蛋糕切塊分盤,將一份遞給了對方,自己坐在床邊開始大啖蛋糕。


  周澤楷沒動一口,只是靜靜的看著孫翔一口又一口將蛋糕吃下。


  「你不粗?(你不吃?)」孫翔疑惑的看著那個一直盯著自己的傢伙問著,看對方沒回應就繼續解決手上殘餘的蛋糕。


  周澤楷靜靜的盯著對方嘴邊沾到的奶油,默默走到對方身邊坐下將奶油舔了乾淨。


  「我操,周澤楷你幹嘛?」被突如其來這麼一舔,孫翔耳根都紅了。


  「沾到。」周澤楷舔舔嘴,不忍說孫翔自己看著對方這性感的模樣都看出神了。


  「操,沾到不會用個正常的方式解決嗎?」回過神後孫翔罵道。


  「……呵。」

  「你呵屁……唔……。」孫翔炸毛了,話還沒說完就被周澤楷用唇把話封住了。



  周澤楷將孫翔清理乾淨後幫他穿上衣服抱回了床上,在他額頭上烙上一吻道過晚安後靜靜地離去。


  隔天一早兩人先後到了食堂吃飯,而其他人給兩人的表情是一絲詭異的微笑,兩人完全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


  「什麼事情那麼好笑啊?」孫翔疑惑了。


  大家笑而不答,既然沒有人說孫翔也不多問,他們完全沒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已經被人聽到了。


- - - - - - - - - END- - -  - - - - -


寫完這篇已經沒時間更新喻黃連載了QAQ


所以對不起大家了QAQ

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世上追星有逗比:

王俊凯王源轻轻的附上了王俊凯的嘴唇,蜻蜓点水般。


动作轻轻的,糯糯的,眼睛半睁着,像只刚睡醒的小奶猫。


两秒后,轻轻的离开了王俊凯的唇,可谁知道,王俊凯又把小奶猫揽入怀中。重新将自己的唇,印在了那个粉粉嫩嫩的唇上,王源的小嘴,软软的,甜甜的。


王俊凯深入了这个吻,手不自觉的伸进了小奶猫的衣服,轻轻的撩王源胸前的两颗小红樱。指甲故意似的刮了一下。“嗯啊。”小奶猫不自觉的哼出了声,却被王俊凯更加深入的吻,堵住了,越发诱人。


——


明天继续发



【周黄ABO】出差(R18耻得不行慎慎慎入)

嘎。:

#《温柔野兽》番外二,正文请走→★戳我★


#ABO设定,生子慎入慎入慎入,阅读一旦发现不适请迅速退出(x


#本子已经完售qvq再次感谢大家w


#我的周呆呆生日快乐w


#以前答应的道具play就在这里2333333


#先发了……明早被查水表了再发子lo了23333


#老规矩,有不足请当面的!毫不留情的!评论里!指出w对了谁来帮我推荐一个周黄群w想寻找组织可惜无从下手!脑洞大开的那种!


















周泽楷和黄少天,俩人的工作都是经常出差的类型,黄少天有时候会出去执行任务,周泽楷则会全球飞来飞去谈生意签合约。


不过,最让周泽楷印象深刻的一次出差经历,应该是黄少天发情期提前的那次。


 


那次,周泽楷要去临市谈一单大生意,整整一周不能回家,黄少天一开始是在家里陪刚会走路的周默默玩躲猫猫,在周泽楷出差第四天的时候,接到了喻文州发来的任务通知单——是一个普通的狙击任务,地点是西区。


狙击,非常考验耐性,运气好了,蹲一两个小时就能顺利解决目标,运气不好,蹲上一两天也是有可能的。出任务之前,非常有远见的黄少侠就把周默默送去了自己父母家,周默默依旧是嚎啕大哭,抱着黄少天的小腿不让他走,劝了半个多小时才跟小少爷打好商量很快就来接他,小家伙趴在黄妈妈背上眼泪汪汪地目送黄少天离开。


 


其实黄少天并不想接这个任务,他的发情期快来了,周泽楷又不在家,还是尽量少接触外界为好。可雇主点名让第一高手出面,佣金又比较诱人,黄少天咬咬牙就应了下来。


 


这次的对象有点难搞,防范意识特别强,黄少天愣是跟着他跑了一整天才将他解决,很久没熬过通宵的黄少天感觉头痛欲裂,用手机提交了任务完成报告,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告假,便直接回了家。


 


一回家,看见熟悉的大床,黄少天连感动的力气都没有,直接扑倒在大床上挺尸。


困倦,累,身体发软,肌肉酸痛,烦躁……


“啧……该不会是……”发情期……


算了,管它呢,先睡一觉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觉并没有想象中的舒服,身体异常的高热让黄少天不停翻动身体,最后终于忍受不了,迷茫地睁开双眼——


坏了,发情期……好像提前了……怎么办……


撑着无力的身体勉强坐起,打算下床去找点水喝,四肢又酸又软,下身酸麻,涌动着一股热流。


 


砰。


好像是纸盒被踢到的闷响。


嗯?脚碰到什么东西了?


黄少天艰难地弯下腰把床底下的纸盒子拉了出来——


卧槽……居然是、是他多年前买的……情!趣!用!品!!!


 


黄少天的脸色瞬间变了,一方面是感觉有些尴尬,另一方面则是窃喜。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捏着那根仿真Size的按摩棒,黄少天的脸一阵子红一阵子白,好、好想用可……好羞耻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推算一下时间,周泽楷还有两天才回来……两天哎!还不如杀了他呢!


黄少天一咬牙,狠狠闭上眼睛——用!总比一个人在家被发情期折腾死强!


 


给按摩棒做了清洁,准备好润滑剂,更换电板,把Alpha人造信息素香薰炉插上电,没过多久,空气里就扩散开了淡淡的Alpha的气息,尽管这陌生的气味让黄少天微微反感地皱起了眉头,但身体总归是服从于自然规律的,体内的躁动竟有些平复的迹象。


 


正式的发情热还没来,黄少天趁着现在还能正常说话,拿过手机给爹妈打了个电话,说晚点去接周默默,果不其然地就听见那边竖着耳朵偷听电话的周默默大哭的声音,黄少天也顾不上安慰他,只是交代妈妈照顾好默默,就赶紧挂了电话。


至于周泽楷那边,黄少天想了半天,怕耽误他谈生意,也就没有通知他,对着通讯录里周泽楷的名字发了一会儿呆,就拖着酸软的身体去准备食物和水了。


 


一切准备就绪,黄少天穿着浴衣平躺在床上,一副大难将至的严肃表情,静静等待发情期的来临。


也许是在香薰炉里加了点周泽楷平常惯用的香水,空气里飘荡着的信息素味道变得不再陌生,第一轮发情热,很快就来了——


黄少天两颊泛红,跪爬在床上,沾着大量润滑剂手指微微颤抖地伸向后方的洞穴,已经开始湿润的洞口在室内灯光下闪着水光,一根,两根,三根,大腿根随着手指的增加开始抽搐。


很快,手指的抚触,已经无法满足体内被唤醒的情欲,浴衣不知道何时被脱下扔在床脚,黄少天摸过放在枕边的按摩棒,紧紧闭着眼睛,下定决心般缓缓推入后穴——


“哈啊……!嗯……”


粗大的按摩棒推开细嫩的肠壁,刚推入半根黄少天就喘得要哭出声来。


不行……这个体位……太深了……


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子,平躺在床上,双腿开成M字,腰部垫上枕头,这个视角正好能看见自己已经有反应的分身,和后穴插着的黑色按摩棒。


好羞耻……


可体内的情潮哪里管你羞不羞耻,不争气的身体反而因为这视觉刺激变得更加兴奋,黄少天咬着牙,一狠心,就把剩下的半根按摩棒全数推入体内——


“啊——!”


按摩棒的顶端准确的戳上了前列腺,让他忍不住加紧双腿,手也不自觉的摸向遥控器——


嗡————


“呜——!”


体内的按摩棒开始震动,前端还不规则地在肠道里搅动起来。


不行,这刺激太大了,黄少天混乱的脑子这样想着,会被弄坏……


对,要拔出来……


“呜——!嗯——”


按摩棒又是一阵剧烈的翻搅,惊得他颤抖地射了出来,生理性泪水顺着眼角淌进了浅棕色的发丝中。


“周泽楷……呜呜……周……嗯……”


 


提前结束谈判的周泽楷一回家,就被一股浓烈的Omega信息素味道给吓了一跳,更让他惊讶的是,屋子里居然还有陌生的Alpha气味!


扔下行李冲到卧室里,就看见他的Omega双腿大张地躺在床上,满脸泪痕,嘴里叫着他的名字……在自慰。


这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厉害,Omega的后穴里插着一根不断震动搅动的按摩棒,黑色和皮肤的小麦色形成鲜明对比……周泽楷默默地吞了口口水。


 


“嗯……周泽楷?”


黄少天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出现了幻觉,周泽楷还在临市谈生意,怎么可能回来……


可这个幻影却走过来抱住了他,熟悉而强势的信息素迅速包裹了他,热热的鼻息喷在他的后颈……


“周、周泽楷?!你怎么——唔!”


周泽楷嘴对嘴哺给黄少天一口水,顺手拔掉香薰炉的电源,黄少天艰难地吞咽下一口水,多余的就顺着嘴角淌到了床单上,画面看起来色情极了。


“周、周泽楷……我……”


“嘘。”周泽楷抬起食指放在唇边,露出一个笑容,“交给我。”


 


或许是发情期受信息素的影响,黄少天竟然觉得这样的周泽楷有点帅。


“记得……记得带套……”


“好。”


 


好奇地握住不断震动的按摩棒抽插了几下,手却被Omega紧紧握住了,抬头对上黄少天几乎是红通通的双眼,周泽楷非常贴心的摸过遥控器关掉了震动,凑过去深深地吻住黄少天。


 


终于感受到熟悉的吻,黄少天依赖地缠上周泽楷的身体,不再震动的按摩棒被肠壁推挤着挤出,后穴一开一合,淌出大量体液——


周泽楷终于忍不了了,直起身子把裤子拉链打开,掏出硬挺的分身,一只手捞起黄少天的膝弯往上一折,另一只手握着分身缓缓插入。


“啊啊……嗯……”


滚烫的分身一挤进紧致的甬道,便不留情面地剧烈抽插起来,突如其来的快感逼得Omega可怜地啜泣起来。


透过眼泪,黄少天看见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几乎是衣冠整齐,只是拉开了裤链而已,仿佛转身就能再去参加一场董事会一样——不服!凭什么他都脱光了周泽楷还衣冠楚楚的?!


于是,周泽楷就发现他的Omega一边红着脸呻吟,一边开始脱他的衬衫,可惜发情热中的他手抖地根本解不开扣子,周泽楷忍着笑,停止了进攻,分身拔出,开始慢悠悠地脱衣服。


Alpha的分身顶着敏感点一路碾压着退出,黄少天捉着周泽楷衬衣的手又紧了几分,小腹肌肉骤然绷紧,剧烈地抽搐起来,后穴淌出的液体把床单洇出一块暗色的水渍——


周泽楷……你丫故意的!!!


可惜黄少天现在浑身软绵绵的,嗓子也已经沙哑,没力气再和周泽楷闹别扭,只能气鼓鼓地并紧双腿滚到床的一侧平复自己的呼吸。


谁知周泽楷这家伙立马从背后扑了过来,提起黄少天的一条腿,以侧卧的姿势再次进入他体内。


黄少天气结,这Alpha的脸厚程度简直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


 


两个人在床上滚了足足三天,黄少天的发情期才算完事,等大脑清醒过来,他才想起被扔在父母家的周默默,一个骨碌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完了完了儿子还在老妈家呢!!!”


 


被爸爸们遗忘了三天的周默默闷闷不乐地被接回了家,一整天没和黄少天说话,这可把黄少天急坏了,使出各种手段吸引儿子的注意力,晚上甚至直接睡在周默默的儿童房里,足足给周默默讲了十个故事才彻底治愈这小屁孩的受伤心灵。


 


后来有次喻文州笑眯眯地问周默默最讨厌什么事,周默默小大人一样摆出一张特别严肃的脸,说:“少天出差。”


 


【番外二完】







[全職]記住我的名字

夏漾:

*這裡夏漾√all喻主葉喻√偶爾會來一發喻黃√很開心能入全職坑


*私設成山 媚♂藥梗 算是……r18吧 喻隊……ooc很嚴重


*今天家裡人都出去吃飯了能清淨的聽著歌擼段子超級開心√


*迷の攻 不打tag認得出攻是誰嗎 慎入 只有肉才能使我腦洞都關了


*主皮喻隊的我默默捂著臉蹲在牆角不敢看


——————


       喻文州現在腦子很混亂,在酒吧被人搭訕,接著跟著那人到了這兒,而現在有莫名其妙的上了那人的床。真是糟糕,他這樣想著,酒精的作用慢慢顯現了出來,頭昏昏沉沉的,好想要做…嘖,喻文州你都在想些什麽,揉了揉昏昏沉沉的頭,却只感覺那人將自己壓倒在身下。"嗯……你做……做什麽?"疼,頭疼,意識開始模糊不清,那人在酒里下了什麽……


       喻文州腦子里只剩下慾望在叫囂著,想要做,要做,下 體漸漸挺 立起來,而那人也發覺了什麽,左手靈活的探入喻文州的襯衫內,揉搓著他右胸胸前的紅 纓, 指尖偶爾擦過乳 首,微微的刺痛,引得喻文州一陣顫抖,"唔……輕,輕恩啊……"聲音一出口就成了耐人尋味的呻 吟,而那人像沒有聽到似的,加大了揉搓的力度,直至充血紅腫起來,右手也沒閒著,探到背後,順著脊椎骨滑了下去,帶來陣陣快感,"還,嗯厄啊……另一邊。"而那人卻附上他,吻上唇,靈活的撬開雙齒,舔弄著喻文州的舌頭,與之糾纏不清,左手隨即解開他的腰帶,將他的褲子褪至腳踝,右手忽然將他擁在懷裡,交合的嘴唇分開,津液隨之拉出一條銀絲,盡顯曖昧。


       那人將喻文州的襯衫解開,順著嘴唇向下慢慢啃咬,脖頸,前胸,所到之處全部留下了緋紅色的印記,一點一點,到達小腹,他看著被性 器頂出的內 褲,像頂小帳篷似的。那人伸出舌尖勾勒著性 器的形狀,而喻文州已經徹底喪失了理智,"要嗚……想要……",那人卻也不急,將他的內褲緩緩褪下,看著前端已經滲出蜜液,張嘴包裹著性 器,緩緩吞 吐,賣力的撫慰著他,在臨射前,那人用手指堵住鈴口,"求你……嗚……讓我,嗯,讓我射……"好羞恥,好難受,好像要,想要,要,要,身體里一陣空虛感,要,要……喻文州嗚咽著,眼裡早就泛起了淚光了。那人的手這時離開了鈴 口,一股白 濁射在了兩人之間,那人這時也褪去所有衣物,手指沾著白 濁權當是潤滑,食指指尖在后 穴 穴 口,打著轉,遲遲不肯進去,喻文州掙扎著,卻倒是使手指輕鬆進入后 穴,全部沒入。


      手指在后 穴里摸索著,忽然按到一處,喻文州小腹一收,那人暗道是找到了,第二根手指隨之進入,大力按壓著那裡,引的喻文州連連叫出聲音,那人卻也認 够了,離開那裡,開 拓著后 穴,隨後加入第三根手指,"可,可以了,進來……"喻文州的聲音很是顫抖,那人將手指抽出后 穴,換入自己的堅 挺,抵著后 穴,緩緩入內。


        疼,好疼,想要被撕裂開來,喻文州這樣想著,隨即被情欲淹沒,那人好像在說什麽,聽不到……


      那人,說的是:"記住,我叫葉修。"


————END


又是一個爛尾,下次努力√